最新网址:www.ztwx1.cc

桑褚玉神色认真道:“便是器物,也当有感情。”

巫召野双臂一环,抱剑斜倚着石壁,说:“难怪你炼的灵器旁人比不得。”

这句赞语是真心实意,桑褚玉却跟被刺猬滚过一遭似的,浑身不自在。

“别说这种话!”她抬手便往身前的巨石上一打,“我会不好意思。”

只听得几声咔嚓声响,横在他俩中间的巨石忽裂出数条蛛网般的缝隙。

又一声轰隆巨响,那石头竟从中劈裂开。

事发突然,巫召野还斜倚在石壁上没回过神。

直等巨石彻底裂开,他才借着夜明珠泛出的淡淡光亮觑见对面的光景。

只见她横过右臂挡住大半张脸,眼神往旁别着。仍是副淡淡神情,却瞧得出颇为不自然。

另一手则还搁在裂开的半边碎石上。

……

他扫向那搭在石块上的手,确定没受什么伤,再才拂开崩到肩头上的碎石。

并道:“……你也可以好意思一点。”

话落,他轻巧越过身前的碎石块,在她身旁站定,又抱着剑,歪侧过身去盯她的脸。

“桑仙友,”他有意问,“又非唬你骗你,怎的还不愿受两句夸?”

桑褚玉如实道:“师尊说要谦逊些。”

“哦——”巫召野拉长声音,笑眯眯地凑近,逗她,“让我看看你谦逊成何等模样了,挡着脸不说,眼睛也不愿瞧人。”

“住嘴!”桑褚玉微拧了眉,忽将两手往他两颊上一拍,又往中间一挤,“再说这种话,便敲了你的牙。再混进那兽牙里,送去让大祭司尽数烧了。”

巫召野挤出声笑,捉住她的手往下一压。

“又要敲牙——打算从哪颗敲起?”

桑褚玉不愿搭声儿,偏过头看向另一端。

“师兄应与我们一样,落在了虫巢里。”

她说话向来是想起哪茬聊哪茬,中间总没个过渡。巫召野也早习惯了,顺着她的视线往前望去。

他们正站在碎石堆里,石堆外面则是四五条狭长窄路。顺着每条窄路朝前看,又隐能瞧见些岔路。

“不如先找他们。”他道。

桑褚玉点头:“栖明师兄身体不适,早些找见为好。”

巫召野扫她一眼,却觉奇怪。

不是心悦温鹤岭么?

现下怎的只关心她那二师兄了。

不过现下没时间多想,他从芥子囊里取出一样物件儿,道:“这洞里跟蜘蛛网似的,不知有多少条路。情况复杂,妖气又浑浊,就算放开灵力去找也难——我先放两样东西出去,也好探清楚他们在哪儿。”

一听见“放”字,桑褚玉瞬间反应过来他八成是要用蛊,倏然看向他。

他拿出的那物件儿手掌大小,模样奇怪,看着像是个老虎泥塑,色彩奇异斑斓。

“泥哨?”她问。

“是了。”巫召野眉眼微弯,撑着石块儿坐在了高高的石堆上。

银色耳圈摇摇晃晃,折出银白光点,映在那双含笑的桃花眼里,熠熠夺目。

他两手按在泥哨的孔洞上,缓缓吹响。

泥哨的声音分外特别,恰似陶埙,但又比那空灵许多。如夏夜里盘旋在深谷野林间的一缕风,悠悠扬扬。

乐音引人,桑褚玉正听着,余光忽瞥见旁边的泥堆里钻出了几条蜈蚣。四五条蜈蚣受乐音控制,飞快爬向了洞中小径。

待蜈蚣爬远,巫召野也住了声儿。

“先等会儿吧。”他道,“至多半刻钟就回来了。”

桑褚玉应好,双手按在石头上,再一撑,便坐在了他身边。

她盯着他手里的泥哨,问:“这是从幽荧带过来的么?”

“对,当成寻常乐器玩儿也不错。”巫召野想到什么,在芥子囊翻找出一个豹子样式的泥哨,递给她,“这是刚做的,没用过,要玩儿么?”

桑褚玉接过。

刚挨上泥哨,她就感受到了上面附着的灵力。

“我从没用过。”她翻来覆去地看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昭通文学【ztwx1.cc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你到底有几个替身?!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烈日与鱼

丹青手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
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

鬼谷仙师

私藏玫瑰

芒厘
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昀瞳

偏要勉强

迟小椰